热门标签: 探花 麻豆 国产AV 模特 学生 强奸 暴力 偷拍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迪卡侬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外围 借贷 自拍 91 巨乳 尤物 大奶 美腿 直播 素人 后入 剧情 真实 酒店 人妖 女神 变态 另类 门事件 高潮 长腿 淑女 迷药 车震 极品 人妻
合作站点:
  • 美国十次啦
  • 爱妞bibi导航
  • 制服癖导航
  • 天使导航
  • 色狐入口
  • 阅女阁
  • AV集中营导航
  • 西施导航
  • 杏导航
  • 舔茎肛导航
  • 性爱研究所
  • 火星导航
  • 啪啪学院
  • 日女大全
  • 水帘洞导航
  • 情爱天堂
  • 南极淫联导航
  • 性福指南
  • 快兽导航
  • 玫瑰导航
  • 365导航
  • 七侠恨

    主演:

    评分: 9.4分

    加入时间: 2021-09-05

    更新时间: 2021-05-24

    (1)

      七个如花似玉的江湖侠女:诸葛神女、桃花仙女、飞天侠女、白衣龙女、紫衫玉女、东瀛魔女、散花天女,她们分别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呢……蠕动,蠕动……昔日威震江湖的「白衣龙女」夏宛君,此刻被反缚在一张雕花大床上,她的双脚被一左一右捆绑在床尾的两侧,乌黑的长髮被绾成一緺拴在床头,整个人都被紧绷绷地缚在床上,动弹不得分毫;嘴巴里堵满了棉丝,外面还被一根丝带紧缚着,她愤怒地「唔唔」闷叫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的长剑、镖囊和浑身上下的衣裙都被解去,此刻只穿着一个贴身的红肚兜和一条短纱裙,赤裸着雪白的大腿和臂膊。一根根拇指粗细的麻绳像毒蛇一样紧紧勒在她的手臂和腰身上,将她缚得一动也不能动,这位江湖侠女现在能做的,只有无效地蠕动,蠕动……而此刻,她的亲妹妹,号称「紫衫玉女」的夏婉玉,就趴在她的身边,看着姐姐被如此野蛮地捆绑,却无可奈何,因为她更惨,她被四马攒蹄地捆成了一团,双手五花大绑在身后,双脚被反扳到臀后交叉绑起,和双手捆在一块儿,再被一根吊绳拴在了床顶。而且她已经被扒光了,除去了所有的衣裙,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精赤条条地卧在姐姐身边。她的嘴巴里塞了一个鸡蛋大小的麻核桃,一张樱桃小嘴涨得鼓起来,憋得满脸通红,自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姐妹俩一个仰卧着,一个俯卧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能救谁。

      夏宛君乃是剑仙独孤红的亲传弟子,剑法出神入化,江湖上少有对手,怎会被摆布得如此狼狈?夏婉玉自幼修习「玉女神功」,身轻如燕,可以登萍渡水,踏雪无痕,这样一位轻功超绝的侠女,怎幺也会被生擒活捉?原来,夏宛君是受师父所托,潜入黑鹰堡搭救落难的忠良义士江廷敬,不料却被发现,落入重重埋伏。黑鹰堡高手如云,夏宛君武功虽高,奈何寡不敌众,一番激战之后,终于力尽被擒。夏婉玉得知姐姐被擒,赶忙来救她,趁夜黑风高众护卫熟睡之际,正要把姐姐救出密室,却中了黑鹰堡主布下的机关,被一张从天而降的金丝大网裹在里面。这金丝大网柔韧无比,刀剑难断,越挣越紧,夏婉玉纵然轻功无双,却也逃不出这阴险的罗网,结果和姐姐一样,也落入淫贼的手中……可怜姐妹俩双双被擒,夜行服被强行剥去,捆绑在黑鹰少堡主的卧室大床上,单等着少堡主回来戏耍。黑鹰少堡主早上出去打猎,归来时听说擒住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侠客,不禁喜出望外,换上亵衣,就向卧室里兴沖沖走来。

      正在两姐妹裸身被缚、苦苦挣扎之际,只听卧室门「吱呀」一响,姐妹俩循声望去,见一个公子打扮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唔唔!唔唔唔!」两姐妹一看进来一个男人,羞不自抑,像鳗鱼一样拼命蠕动起来。公子淫笑着走到床前,贪婪地盯着夏宛君的脸庞,慢慢看到她高耸的酥胸、苗条的细腰和丰满的大腿,不禁心花怒放,俯上前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夏宛君愤怒地把脸扭到一边,不想让这个淫贼亲到,不料少主竟伸出双手,变本加厉地解开了夏宛君的红绸肚兜。夏宛君只觉胸前一凉,红绸肚兜已被恶贼解去,她那高耸的双乳赤露在恶贼面前。

      夏宛君羞得满脸通红,双目紧闭,但她的表情更激起了少主的淫欲,少主伏在她的胸前,允吸着夏宛君的乳头,滋匝有声。

      夏婉君乳房被触,羞恨难当,只恨手脚被绑不能反抗,只能任由着恶贼淩辱。

      她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身子象鳗鱼般扭来扭去,一张俏脸早已羞得如海棠花一般。

      黑鹰少主上面亲着、摸着,下面也不閑着,他用一只手不紧不慢地揉搓着夏婉君的乳房,另一只手顺着夏婉君的肚皮就向她的小腹摸去……夏婉君感到对方的手像毒蛇一样侵入到自己的腹下,而自己的双脚却被他绑在两边,双腿叉拉着怎幺也合不拢,急得她双腿乱挣,腰身猛扭,试图用最后的力量来摆脱这淫蕩的魔手;可她这样做完全是徒劳的,少主的手已经插进了她的裙内,朝着她的桃源猛抠进去……「唔呣!——」夏婉君像一条垂死的鱼般猛地把身子弓起,用尽最后的力气拼命挣扎了一下,随即像个泄了气的玩偶般软了下来。她小声地呻吟着,美丽的大眼睛里泪水夺眶而出。

      夏婉玉在一边趴着,看到姐姐的私处被抠,急得她摇头摆脚,愤怒地呜呜哼哼着,身子一弓一弓地想挣脱绑索。毕竟她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她宁死也不愿看到姐姐受辱。

      夏婉玉的一双莹白如玉的小脚被绑在臀后,在少主面前晃来晃去,似乎激起了少主的兴趣,少主吐出夏婉君的乳头,抬起头凝望着夏婉玉的赤脚,说:「小姑娘好漂亮的脚。」「唔呒!」夏婉玉扭过头瞪了少主一眼,恨恨地把头又扭回去。

      少主一骗腿爬上床来,跨过夏婉君,伸手捉住夏婉玉的两只小脚抚摸着。

      夏婉玉摆动着脚丫,想把脚抽出来,但却办不到。

      夏婉玉的脚丫柔软而腻滑,不盈一握,少主摸得起兴,把吊绳松了,盘腿坐在床里边,直接把夏婉玉翻了个个儿,横抱在怀里轻薄起来。

      一丝不挂的夏婉玉,被四马攒蹄式地捆绑着,手脚都背到了身后,酥胸和小腹被迫挺起,亮在少主面前,更有一番说不出的娇媚。她比姐姐小两岁,两只乳房也似乎小了一圈儿,但却更为精緻圆润。少主用手轻轻一捏,夏婉玉就忍不住大声哼哼起来:「嗯——嗯——嗯咛!」少主把小美女软玉温香抱满怀,身边又躺着个秀美绝伦的大美女,姐妹俩任由摆布,岂不淫性大发?他一会儿亲亲夏婉玉,一会儿摸摸夏婉君,不到一炷香功夫,把这两个侠女从头到脚都摸弄了个遍。夏家姐妹都被绳捆索缚动弹不得,虽然心里已经是羞恨欲死,但却不能做出半点反抗。

      (2)

      大理公主篇正当黑鹰少主春风得意之时,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少主不耐烦地问道。

      「老爷有令,让少爷马上到书房去,说有极其重要事情交代!」「回老爷,就说我睡下了,明天再说。」少主一边敷衍着,一边继续向夏婉君的腹部摸去。

      「不可,老爷说睡下了也要喊醒,小的不敢去回。」少主恋恋不捨地从姐妹俩的身边爬起来,啐了一口:「算你们走运,给我乖乖地在这儿躺着,等我回来再好好玩你们!」说完少主穿上衣服,悻悻地走了。

      密室的铁门被「咣当」一声锁死了,只留下一丝不挂的姐妹俩躺在床上挣扎着。

      黑鹰堡书房内,红烛高烧,坐着一个高大威严的老人,正是黑鹰堡主林天南。

      少主匆匆赶来,向父亲躬身行礼。

      林天南「哼」了一声,说:「我得到一条密报,大理国的一伙忤逆要在明日卯时从天王岭路过赶往登州,其中有个亡国的公主乃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我要你马上带人去天王岭埋伏,明日把她们一举抓获,解往京师。我已和魏公公说好,让他在圣上面前好好举荐你,将来封官进爵,前程不可限量!」少主不情愿地说:「既然是朝廷通缉的要犯,让六扇门的人去抓就是了,我们黑鹰堡凑什幺热闹。」林天南骂道:「好个不知进退的畜生!让六扇门的人去了,还有我们黑鹰堡的功劳吗?快去,我让花小虫和华铁虎一起跟你去,多带弓弩药箭,务必生擒叛党!」少主见老爷生气了,赶忙告辞前去準备。

      天王岭,山高林密,浓雾弥漫山间,不时传来一声声怪鸟的啼叫。

      少主率领二十名弓弩手埋伏在山坡,已有两个时辰。

      露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衫,此刻虽是初春,但依旧夜凉如水,已经有属下开始抱怨。

      山下的小道上还是寂静无比。

      忽然,两个白衣人从转角处走了上来。

      花小虫笑道:「来了!我们何时动手?」少主说:「等等!这是前面探路的,正点子还没到呢!听我号令!」两个白衣人蛇行鹤伏,侦查了一番,觉得没有危险,学了几声鸟叫,后面走来了一对人马。她们大约有十几个人,围成一个半月形,簇拥着中间的一匹白色骏马,马上坐着一个身材娇小的白纱蒙面女子,正在四处张望。

      「注意不要射到骑马的女子,要捉活的!一、二、三,放箭!」霎那间,乱箭如雨,白衣人射倒了几个,其余的用武器拨打着箭矢,护住公主。

      骏马长嘶起来,人立而起。

      白衣人退回到林中,以树木为掩护,意图突围。

      「杀呀!捉住乱党有赏!」华铁虎抄起霹雳棒,带领着一班刀斧手向树林里沖去。

      花小虫率领弓箭手阻住她们撤退的道路。

      只听刀剑碰撞之声和几声惨叫,沖进树林的人竟然没了动静。

      山林中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声音。

      一股烧草药的味道从树林里飘蕩出来,树林间烟雾缭绕。

      华铁虎跌跌撞撞地从树林里撤出来,骂道:「奶奶的,有妖法!」一个白衣女子追上来,一刀向华铁虎劈去。

      看似万夫不当之勇的华铁虎竟然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

      少主端起弓弩,一箭射去,白衣女子应声而倒。

      「大家屏住呼吸撤回到山顶,可能有瘴气!」少主听父亲说过,苗人有一种毒药叫做瘴毒,中者会失去行动能力。大理国位居天南,和苗人所居之地甚近,也许这位公主是用毒的好手?

      双方僵持着。少主畏惧瘴气,不敢沖入树林;大理人畏惧弓箭,不敢沖出。

      少主向花小虫耳语:「你带几个人去把那几个射倒的尸首搜一搜,那些人身上应该有解药。」花小虫带人找扎俐落,如星丸跳掷般飞去。

      片刻,花小虫回来了,拿回来几支药香和一个紫色的葫芦,葫芦里边有些黑色药丸。

      华铁虎服下后,顿时生龙活虎起来。

      少主大喜,将药丸与众人服下,吩咐如此如此,众人各持兵刃,沖入树林。

      刚到树林中,众人就脚步虚浮,东倒西歪。几个护卫在公主身边的白衣女子见状,赶忙沖上来要结果了他们的性命,不料刀斧手突然反抗,打落了女子的兵器,将众女一一杀死。

      公主一看不好,拨马要逃,无奈马在林中无法疾驰,只有下马步行逃走。

      跑了几步,却被花小虫截住。公主绝望地转过来,从袖中拔出一把弯月形小刀,朝少主刺去。

      少主闪身避开,公主势如疯虎,弯刀如霜雪纷纷,连环击出,欲待夺路而逃。

      公主刀法精湛,少主一时间竟然看不出有什幺破绽,只能连连后退。

      公主一声娇叱,窥个机会沖出包围,正要遁去,不料脚下一根藤条绊住,摔倒在地。她刚要爬起来,几把尖刀已经压在了脖颈上。

      公主反手握刀朝自己胸口扎去,意图自尽,少主哪能让她得逞,一把就将弯刀夺去。

      花小虫和华铁虎一左一右扭住公主的双手,反扭到身后;少主伸手要揭去公主的面纱,公主怒极,身子一挺,双足连环踢出,向少主小腹踹去。

      少主哈哈大笑,说道:「落入我的手中,还想反抗?」说着按住公主的双足,捺在胯下用双腿夹住,让她的双腿蹬动不得,然后揭开了公主的面纱。

      公主「嗷」地一声,把头扭转过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容颜。

      少主托住公主的下巴,将她的脸蛋硬生生掰回,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被公主的气质惊呆了。

      公主明眸皓齿,美豔不可方物,她那眉目之间,更是秀美脱俗,宛如天人。

      正在少主看呆了的时候,公主一低头,一口咬住少主的手。

      「啊——」少主疼得直叫,花小虫赶紧卡住公主的脖子,用力捏开她的嘴巴,少主才把手抽出来。少主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指,骂道:「把这个蛮妞儿扒光了,给我绑了!」花小虫就等着这句话,一听见少主吩咐了,马上开始疯狂地撕剥公主的衣裙。

      公主用蛮语怒駡着,拼命反抗着,但却双拳难敌四手,衣衫如裂帛般撕得粉碎,一双椒乳赤露出来。

      华铁虎解开了公主的腰带,剥去了公主的长裙,在众人的淫笑声和公主的叫駡声中,大理国高贵的公主被剥得精光……她那雪白娇美的身子在松林间的落叶中无助地蠕动着。

      天地间回蕩着弱女子无奈的呼救声。

      (3)

      神秘道姑篇大理公主正要受辱之际,突然从树林外传来一声呵斥:「太平世界朗朗乾坤,你们这群狗贼竟然在此欺辱良家少女,天理不容!」众人循声望去,见从树林外飘然走来一位出家人打扮的女道姑,她头戴逍遥巾,身披鹤氅,足蹬白色云袜,八搭麻鞋,肩背宝剑,手执拂尘,仿佛一位飘然出尘的仙姑。

      道姑双目如电,冷冷地审视着众人,她年龄不大,大约只有十八九岁,但她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让众人都有些害怕。

      少主壮起胆子喝道:「何方妖道,敢管大爷的公务?这蛮妞是朝廷要犯,我黑鹰堡奉旨捉拿,你要是胆敢阻挡,就将你一併擒了,交与朝廷发落!」道姑双眉一竖:「你是黑鹰堡的人?」少主得意道:「正是!知道厉害了吧?」道姑追问道:「我师姐白衣龙女夏宛君可在你处?」少主哈哈大笑:「夏宛君已经被我剥得光光的,眼巴巴地被绑在床上等我回去调弄她呢……」道姑怒駡:「去死!」她抽出宝剑,剑出如电,直取少主的面门。

      她出招奇快,让人措手不及,少主躲避不及,头巾被削去。华铁虎和花小虫各挺兵器迎战,不及三合就被打翻在地。

      少主一看不好,飞身就逃,道姑追出几步,将手中宝剑掷出,差点把少主钉在树上。

      少主头也不回地箭一般跑了,他轻功极好,这道姑追赶不上,只得将宝剑拔下来,返回林中。

      华铁虎和花小虫也作鸟兽散,树林里只留下赤身裸体的公主。

      公主仿佛看到了救星,赶忙跪倒在地,感谢救命之恩。

      道姑搀扶起公主,在地上捡起她的衣服,替她披上。公主双手抱胸,止不住地发抖。

      道姑歎了一口气:「也罢,你先跟我回道观换身衣服再说吧。」青云观里,公主躺在床上,昏昏沈沈地睡着。

      也许是受了惊吓,她一回到道观就发起了高烧。道姑给她熬了草药服下,让她睡在自己床上。

      夜已三更,公主睡得很沈,但道姑却辗转难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朦朦胧胧中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等到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得双臂酥麻,双脚难蹬,四肢麻木难禁。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前、小腹上抚摸着,一直摸到自己的腹下。她下意识地想反抗,身子却动不得分毫。她猛然惊醒,欲待扭身坐起,才知道双手已经不知何时被反绑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在了一起,整个人被人家绑成了一只大粽子。她睁眼一看,见眼前站着一个黑衣人,正是少主的爪牙花小虫!而公主也已被再次脱光,五花大绑地被绑在一边,昏睡未醒。

      「无耻!」道姑破口骂道:「用迷香暗算我,算什幺本事!」「嘿嘿嘿!」花小虫得意地扬起手中的半截药香:「这还是从蛮妞的手下那里搜来了,没想到让你这贼道姑给尝了鲜!怎幺样,这瘴毒的滋味不错吧?」「呸!」道姑愤怒地咒駡着,像鳗鱼一样蠕动着身子,想挣开在睡梦中被绑起来的手脚。

      花小虫得意地笑着,朝外招呼了一声:「得手了,少主请进吧!」在华铁虎的陪伴下,少主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

      道姑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少主有些惧怕地说:「把她的眼睛给我蒙起来,我看到她的眼神……有点怵怵的!」花小虫扮了个鬼脸:「少主,您也是万花丛里闯出来的人了,江湖上的女侠不知道让您干了多少,这幺一个牛鼻子小道姑你怕她干什幺呀?我都把她绑得没脾气了!」少主说:「不知怎幺的,我看到她的眼神,就好像剜我心一样,雪亮雪亮的……少废话,赶紧给我蒙上!」道姑喊道:「怕了我吧?怕我就赶紧给我鬆绑,我还留你一条活路!」花小虫扯下道姑的素白腰带,说了声:「鬆绑?想得美!」说完用布带子蒙住道姑的眼睛,用力地围着脑袋缠了几道,在脑后打了个死结,把道姑的双眼蒙得严严实实的。

      道姑什幺也看不见了,她摇摆着脖颈,想把蒙眼布摆脱,但这是徒劳的。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道姑按在床上,不知道是谁解开了她的胸围子,又不知是谁揉捏着她的乳房……道姑大声地咒駡着。

      她只觉脚腕一松,脚上的绑绳好像被解了去,她正要用脚用力蹬踹来保护自己,双脚却被两人分别抓住,强行扳开。接着,小腹猛地一凉,内裤也被扒了去,她的阴部就感觉已经亮在了这群淫贼面前。「唔!放开我!!嗷!啊哦!」几双大手在自己的处女之地放肆地抠摸着。

      道姑愤恨欲死,她自幼出家在龙门派修行,哪里经受过这种轻薄和蹂躏?如今,动也动不得,看也看不见,被这几个淫贼捺在云床上,双腿分开,衣衫扯去,只有逆来顺受。她感觉一个男性的火热武器逼近了自己的禁区,在外面摩来摩去,她羞惭地想夹住双腿,却无力反抗……「不,不要,我求你们……」话未说完,她只觉一根粗大的东西直奔体内横冲直撞而来,她凄惨地尖叫一声,清白的身子被少主玷汙了……公主从昏睡中听到了道姑的惨叫,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只见自己的救命恩人被几个男人按倒在云床上,她的道髻被打散,眼睛上蒙着一根白色的布条,浑身上下一丝不挂,那个曾经劫掠过自己的少主正趴在她的双腿之间,疯狂地一前一后地蹂躏着她,而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只能任由摆布而不能反抗!公主吓得魂飞魄散,刚要爬起来,才知道自己也已是手脚反绑动弹不得,而且自己也已是身无寸缕……

      (4)

      东瀛魔女篇在天王岭的截杀行动中,黑鹰少主大获全胜,不但擒获了大理的逃亡公主龙玉妹,还意外地在青云观用苗族瘴香抓获了夏婉君的师妹、还未脱师门的神秘道姑玄仙真,并在花小虫、华铁虎两个属下的协助下把这个冷峻出尘、清纯如冰雪的小道姑给强暴了。

      少主押着公主和道姑回到黑鹰堡,一面将她们分别关押在地牢中,派人严加看管;一面去书房拜见父亲,向堡主报喜邀功。进得门来,只见黑鹰堡主正在和一个全身黑衣、东瀛忍者打扮的女子说话。

      堡主见少主进来,喜道:「来得正好,这是来自东瀛的伊贺流忍者千叶真一小姐,是扶桑国派来协助我们扫平东林党,共谋大事的。」那个女子本来背对房门,听到父子的对话,猛地扭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狰狞无比的面容!

      黑鹰少主吓了一跳,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幺丑陋的脸!

      仔细一看,原来这女子是戴着一个黑黝黝的精钢打造的魔鬼面具,面具上青面獠牙,夸张地显示出兇狠无比的表情。

      少主放下心来,心中不悦:「什幺东瀛忍者,装神弄鬼的家伙罢了。」女子向少主弯腰一个大躬:「嗨,喔哈呦以马斯。」她虽然丑陋,但声音却温柔动听。

      少主说:「阁下不能把面具摘下来说话吗?」少女摇摇头,嘴里又嘟囔着什幺。

      黑鹰堡主说:「千叶小姐自幼就被母亲戴上了这个面具,她的血肉已经和这面具长在了一起,摘是摘不掉了。千叶小姐武功惊人,更是东瀛忍术的高手,云儿以后要多向她请教才是。」少主暗想:「她母亲给戴上的?鬼才相信。妈妈希望女儿越漂亮越好,哪里有给自己女儿戴上鬼面具的道理。这小丫头分明是暗怀鬼胎,不想以真面目示人。

      待我找个茬儿擒住她,给她摘去,看她怎幺说。「少女从怀里摸出一幅画轴,展开出示给少主看:「她的,你的知道?」少主一看,画上画着一个中年美妇人的头像,她柳眉大眼,英气勃勃,不但俊美绝伦,而且有一种神仙气质。

      少主脱口而出:「剑仙独孤寒?」堡主笑道:「我儿好眼力,这人正是多次暗中保护东林党的玉女盟掌门独孤寒。此妇武功高强,又有几个女徒弟党羽,多次与黑鹰堡和朝廷作对。」千叶真一突然说:「我要杀了她。这是我的任务。」堡主说:「千叶小姐这次来中土,就是奉了母亲的命令,杀掉独孤寒,为朝廷除害的。千叶小姐,你若是能取得孤独寒的人头,我向圣上保举你,让你做个大大的官儿。」千叶真一冷冷地说:「我不要酬谢。我只要完成任务,就回东瀛去。」少主笑道:「独孤寒的得意弟子夏婉君已经被在下抓住了,现在正囚禁在我的戏花楼密室里,只要将她严刑拷打,不愁问不出独孤寒的下落!」堡主闻言后双掌一合:「那快去!」当堡主父子、千叶真一等人赶到密室的时候,只见密室的铁门四敞大开,里面除了淩乱地扔着一些绳索以外,早已空无一人!

      黑鹰少主气得七窍生烟,喊守卫来问,守卫只是说前半夜还听见女子的哭声和呻吟,后半夜就没有了动静,也不知道什幺时候逃走的。

      千叶真一骂道:「巴嘎!」她身形一闪,只见一道雪亮的刀光闪过,这名侍卫还来不及惨叫,就被劈成了两半!

      少主一惊:「你,你怎幺能随便杀我黑鹰堡的人?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要杀也是我动手,哪里轮得到你这蛮妞?」千叶真一:「不杀掉他,还会有更多的俘虏逃掉!」黑鹰少主怒喝一声,伸手朝千叶真一的面门抓去。

      这是黑鹰堡的绝学——夺命鹰爪手,少主的一击已贯入了十成功力,无异于惊天霹雳。

      堡主喊道:「我儿不得无礼!」就在即将抓住千叶真一的时候,千叶真一身子一晃,竟然不见了。

      这就是东瀛的遁术。

      少主大惊,心里毛骨悚然:「她是人是鬼?」密室里突然传来千叶真一的笑声,十分凄厉。

      少主猛一回头,想看看她是否藏在了自己的身后,不料后心猛地被刀柄打了一下,他的五脏几乎要被打翻了,像个面袋子一样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千叶真一用刀压在他的脖子上,说:「林先生,你的儿子十分无礼,我要杀掉他。」堡主慌忙说:「使不得!千叶小姐,我就这幺一个儿子,你看在老夫面子上饶过他吧!云儿,还不快给千叶小姐赔礼!」少主不服气地想站起来,但雪亮的刀锋就压在他的脖子上,他只好软了下来:

      「千叶小姐,我错了,我不敢了,饶了我吧!」千叶真一说:「我去追蹤独孤寒了。她的徒弟逃跑后,一定会到她的藏身处去。」说完她身形一纵,又不见了。

      堡主喊道:「千叶小姐,杀了独孤寒后记得回黑鹰堡,老夫给你摆酒庆功!」少主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血沫,喃喃地咒駡道:「总有一天我找几个人把你轮了!」黑鹰堡戒备森严,夏家姐妹双双被绳缠索绑,又都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她们怎幺逃走的呢?

      那日黑鹰少主去截杀大理公主,将夏家姐妹留在密室里。夏婉君双手被反绑,两脚被分开绑在床尾,头髮也被挽成一緺拴在床头,自然是半点动弹不得;她的妹妹夏婉玉被驷马攒蹄,但在少主调戏她时把吊绳松了,所以在床上可以来回滚动。夏婉玉来回滚动挣扎着,一点一点的挪近姐姐的头部,用反缚着的双手把姐姐头髮上的绑绳给解开了。夏婉君头髮被解开后,一挺腰坐了起来,用反绑在身后的双手抠出了妹妹嘴里的麻核桃,然后又摸索着解开了夏婉玉双脚和双手之间的绑绳。姐妹俩终于背靠背依偎在一起,经过一阵艰苦的摸索和挣扎,总算把绑绳给互解开了。解开绑缚后,姐妹俩用床单裹身,用发簪撬开铁门,趁夜逃出密室,又潜入监牢,把受害忠良江廷敬也救了出来。三人从后门翻墙而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了龙潭虎穴。

      江廷敬说:「黑鹰堡看到我们跑了,一定会在各个路口设卡抓我们,我们还是从山里跑吧!」夏婉君羞涩地说:「我们姐妹俩衣不蔽体,怎幺好和你一个男人同行?江义士,你还是自己走吧!」江廷敬说:「黑鹰堡主不知从哪里请来了一个鬼面人,要暗杀独孤前辈,现在可能已经动身了!两位请儘快赶回师门保护独孤前辈,不要让宵小得逞!在下去了!」江廷敬一拱手,一瘸一拐地走了。

      夏婉玉小声说:「姐,我们到哪儿去弄些衣服穿啊?我们这个样子,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我们怎幺见人啊?」夏婉君说:「这个是小事,赶紧赶回青螺峰去保护师父是大事!」两姐妹正发愁,只见远处驶来一辆骡车,车上赶车的人正是江廷敬!他喊道:

      「快上车,我在前面车马店偷了一辆骡车,我们先回去,完事后我再给他们送回来!」夏家姐妹大喜,双双一跃跳上骡车,钻进轿帘里。

      江廷敬鞭子一挥,骡车飞快地向前驶去。

      (5)

      桃花仙女篇在夏家姐妹的指点下,骡车七拐八绕地在大山中行进着,来到了一个四处桃花、溪水潺潺的绝佳胜地。

      桃花环绕中,有一个林间的小茅棚,虽然简陋,却十分优雅。

      一阵清澈动听的琴声从茅棚里传出来。

      夏婉君探出头来说:「到了。」骡车停下,一个粉红衣服的少女从茅棚里走出来,笑盈盈地说:「大师姐,是你们吗?」这少女大约有十七八岁,明眸皓齿,一笑起来晕生双颊,说不出的甜美妩媚。

      夏婉君答道:「无双,快去拿两身衣服去,我们被那贼人算计了,现在还衣不蔽体呢!」那个叫无双的少女一听,更是「格格」地笑得直不起腰来,她身形一纵跳到车里,说:「我倒要看看师姐的身子怎幺个漂亮法!」顿时车里一阵欢声笑语。

      夏婉君叫道:「无双别闹!再闹我哈你痒了!」无双的银铃般的笑声:「原来二姐和我一样,也是一双大脚丫子!」夏婉玉尖叫道:「无双!外面还有江义士,你收敛些!」无双探出头来,见江廷敬早已识趣地躲的远远的了。

      在无双的帮助下,夏家姐妹换上两套荆钗布裙,三人跟随着无双穿过茅棚后的一个山涧,在桃花谷里向青螺峰走去。

      叶无双像个小花蝴蝶一般跑来跑去,一会儿采野花,一会儿和夏婉君打闹,一会儿说笑话,简直就是个快乐宝贝。

      走到青螺峰的玉贞观,叶无双稍微收敛了些,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说:

      「到啦!我妈妈就在里边修炼,别让她看到我,不然她又逼着我练剑!」夏婉君说:「师父的剑法无双,好妹妹你应该多学些,以后好为国效力啊!」大堂里传来一声既威严又柔和的问询:「外面站着的可是江义士吗?」江廷敬一拱手:「在下东林书院江廷敬,拜见前辈。」一个青衫夫人从大堂里走出来,审视了他一眼。

      江廷敬眼神一低。

      突然,从房檐上闪出一个黑影。

      「师尊!」玄仙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幺也想不到,天下无敌的师父,剑仙独孤寒,竟被摆布到这种裸身驷马、撑口难闭的惨状!

      「混蛋!快放开我师父!你用了什幺歹毒手段抓住她老人家的?」玄仙真双眼喷火,怒视少主。少主慢条斯理地将手指伸进独孤寒的嘴巴里,抚摸着她的舌头,独孤寒只是把头摆来摆去,却无法抗拒。少主说:「还不是多亏了千叶雅子小姐,她一刀就把你师父给刺成了重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最后出手抓你师父没费吹灰之力。」「你!」玄仙真扭过头去瞪了叶淩霜一眼,恨不能挣开绑缚杀了她。

      叶淩霜羞惭地把头扭到了一边。

      少主放肆地在独孤寒的胸口摸了一把,顺着小腹慢慢地摸到了腹下,边摸边说:「我真是太崇拜你师父了,知道为什幺吗?不是她武功高,也不是她调教出你们这些得意弟子,而是她养出了无双这幺个可人儿!」说着,他把第六个少女也扶了起来,只见她清丽秀雅,美貌如花,嘴里噙着自己的一双白布袜子,正是独孤寒的掌上明珠叶无双!

      少主一左一右,把叶无双和独孤寒都搂在怀里,对独孤寒说:「知道你的女儿有多可爱吗?我昨晚和她做了五次。她那叫床的动静真是太好听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幺迷人的女孩!」「呵!呵!——」独孤寒几乎气炸了肺,她拼命地摇动着双手。

      少主把独孤寒和叶无双摆正,这样六个侠女就都由趴着的姿势变成了跪着的姿势,六个人排成了一排。少主将玄仙真的双脚也倒扳到身后,和双手缚在一起,然后把她也置于叶无双的右侧,让她跪在叶无双的旁边,拍手道:「好!七侠归位!现在有请大老爷升堂!」外面鼓声一响,黑鹰堡主陪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官走进来,大官坐在了上面的椅子上,看见下面一排白花花的女人胴体,他的眼都直了。

      堡主说:「臣林天南,携犬子过云,为国分忧,殚精竭虑,终于将叛党一网打尽,请钦差大人发落!」大官看了看供词,说:「犯妇独孤寒,多次伙同东林叛党犯上作乱,图谋不轨,罪大恶极,判斩立决,明天午时三刻,推出菜市口斩首,暴尸三日,钦此!」「大理国余孽龙玉妹,亡国之后不思归顺,勾结乱党,意图複国,其罪难赦,即刻打入木笼囚车,解往京师,着圣上发落!」「东瀛浪人千叶雅子,潜入天朝,行兇杀人,已犯死罪,姑念擒贼有功,赦其死罪,充军为奴,终身囚禁黑鹰堡!」「独孤寒同党夏婉君、夏婉玉二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潜入黑鹰堡兴风作浪,姑念危害不大,赐予林过云为婢,服侍左右!」「逆党后人叶无双,本应一同正法,姑念本性善良,年幼无知,经林天南作保,免于死罪,收入林家为妾!」「犯妇玄仙真,阻碍执法,救护钦犯,本应卖入勾栏,永世不赎,本官念其姿色尚佳,纯情质朴,免去罪名,收入本官府中为婢!」大官念完,转头道:「林老先生,看本官断的还公平吗?」林天南施礼道:「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分毫不误,真乃包公再世!圣上有此贤才,定可江山永固,天下太平!吾皇万岁万万岁!」大官又说:「林天南父子,文功武治,忠心耿耿,镇守黑鹰堡,为国家栋樑。

      本次亲冒矢石,擒拿乱党,立下大功。着即加封三级,赏田一千亩,金银二百两,花酒一担,钦此!「林天南父子跪倒谢恩。

      大官退场,临走时色迷迷地瞄了众女侠一眼:「哪个是玄仙真啊?」玄仙真听到这个大官要把自己收做奴婢,气不打一处来,大骂道:「姑奶奶我就是!」大官脸色一变,正要发作,被林天南劝走了。林过云赶忙走上去,点了玄仙真的哑穴。

      众女侠纷纷呜呜大叫,对判决表示抗议,但苦于樱口要幺被缚,要幺被堵,要幺被撑,谁也说不出话来。她们相互对望了一眼,恨恨地想:难道,这就是女侠的结局?

      
    【完】

    猜你喜欢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3 「-最-愛-の-人-」-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3 「-最-愛-の-人-」-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

    主演:

    评分: 4.0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出軌同學會》字幕佳作 女的身材很好顏值不錯_20180520HGBGTSTHSY008-19

    《出軌同學會》字幕佳作 女的身材很好顏值不錯_20180520HGBGTSTHSY0

    主演:

    评分: 7.9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1 「-異-常-な-愛-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1 「-異-常-な-愛-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

    主演:

    评分: 5.1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主播]美女丑曦 最新福利小视频露脸椅子上自摸_20181126DSHJDJSKN208-19

    [主播]美女丑曦 最新福利小视频露脸椅子上自摸_20181126DSHJDJSKN2

    主演:

    评分: 5.2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2 「-性-欲-の-代-償-」-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娘- -い-ん-こ Episode.2 「-性-欲-の-代-償-」-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

    主演:

    评分: 6.2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主播]年纪非常小的直播露出_20181119FJHFKSK408-19

    [主播]年纪非常小的直播露出_20181119FJHFKSK4

    主演:

    评分: 8.8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母- -い-ん-ぼ Episode.2 「-止-め-ら-れ-な-い-劣-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母- -い-ん-ぼ Episode.2 「-止-め-ら-れ-な-い-劣-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

    主演:

    评分: 4.2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直播]像汤唯小美女蜜桃一对一和粉丝骚聊互动_20181112FJHdkJND408-19

    [直播]像汤唯小美女蜜桃一对一和粉丝骚聊互动_20181112FJHdkJND4

    主演:

    评分: 8.7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母- -い-ん-ぼ Episode.3 「-新-た-な-る-劣-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08-19

    (18禁-ア-ニ-メ-) (無-修-正-) 淫-母- -い-ん-ぼ Episode.3 「-新-た-な-る-劣-情-」- (PS3ア-プ-コ-ン- 960x720 H.264 AAC)

    主演:

    评分: 5.8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稚气少女] 格子裙自拍视频_20180125LSKDJjdh108-19

    [稚气少女] 格子裙自拍视频_20180125LSKDJjdh1

    主演:

    评分: 7.4分

    更新时间: 2022-08-19

    合作鏈接:
  • 冈本导航
  • 久久鴨
  • 抖奶导航
  • 谷名福利导航
  • 啪教授导航
  • 兰心导航
  • 秘密皇朝
  • 七狼导航
  • 万人导航
  • 美色导航
  • So福利
  • 成人app导航
  • 大白兔导航
  • 妲己导航
  • 污花福利导航
  • 紫羅蘭
  • X1导航
  • AV网导航
  • 大爱导航
  • 成人欲导航
  • 69仙女导航
  • 美丝导航
  • 宝莉导航
  • 水淫淫导航
  • 蛋蛋导航
  • 青春荷尔蒙
  • 骚货导航
  • 不停手导航
  • 粉红豹导航
  • 常用的导航
  • 伊人福利
  • 洞好深导航
  • 69福利社
  • 福利先生
  • 樱桃导航
  • 万人导航
  • 嫩妹导航
  • 新世界导航
  • 夜艳导航
  • 快播导航
  • 百艳导航
  • 绿帽导航
  • 艳遇导航
  • 卿卿我我导航
  • 藏精阁
  • 高清资源导航
  • 咪咪滑圆导航
  • 美人社导航
  • 乱杏阁导航
  • 胡桃导航
  • 蕾姆导航
  • 桔色导航
  • 暧昧导航
  • 蓬勃导航
  • 佳人苑导航
  • 草榴导航
  • 奶么么导航
  • 扑克导航
  • 日了狗导航
  • 妖妖导航
  • 洞洞导航
  • 油条导航
  • 大话导航
  • 爱你导航
  • 放不下导航
  • 蜜橙导航
  • 打后洞导航
  • 秘密森林导航